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娛樂城情色小說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2


不給錢就不算X,不出金就不算賭,誰說娛樂城現金版信用版,一定就是非法賭博!只進不出=純娛樂=遊戲而已,誰說進了酒吧就只能喝酒,老子偏要喝牛奶!
純娛樂,不出金,誰會玩?你可以玩星城online,你可以玩老子有錢,你可以玩神來也麻將,你可以玩明星三缺一,難道娛樂城就不能玩了?
首存再存三存次次存次次送節日活動生日禮品,娛樂城的回饋/禮物有時比那些遊戲平台/遊藝場還豐富。
娛樂城,現金版,信用版,AV影城服務
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九州娛樂城,天下現金網,天下現金版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2

(第一章)強暴夜

走進這黑黝黝的小巷,林可兒就後悔了,除了一盞光線慘白得有點壓抑的路燈外,什麼人都沒有看見,什麼聲音也聽不見,唯一能看見的是小巷四周高低不平的牆壁,唯一聽見的只有腳下高跟鞋在敲打水泥地面發出「篤篤」的聲音,她有些害怕,放慢了行進的腳步,她甚至想到了回頭。

如果林可兒現在就回頭,那她的性格也許不會有所改變,但命運就是命運。

林可兒正在猶豫,手提包裡的電話響了,她拿起來一看就知道是歐陽川的電話,接通了,電話那一端傳來歐陽川低沈的男中音,非常有磁性,林可兒很喜歡聽這樣的男性聲音,她有時候想:如果歐陽川溫柔點,君子點,尊重自己一點,她會考慮和他先做個好朋友。

但電話那那一頭,歐陽川桀驁依舊:「嗨,別鬧了,那是個死胡同,趕緊出來吧,我請你去吃飯,就算我向你陪罪嘍。」

林可兒掐斷了電話,她有些氣急:有這樣賠罪的嗎?每次毛手毛腳後就說要請吃飯,送禮物,難道我就不知道你這些,想千方百計接近我的花花腸子?更為讓人受不了的是,既然知道是死胡同為什麼不走進來拉我出去?有你這樣對女人的嗎?

林可兒越想越氣,她突然想到了已經分手兩個月的廖輝,那個溫柔多情的廖輝,她撥通了廖輝電話,但電話一直在響,卻沒有人接。她憤怒地把電話關上。

倔強的她乾脆靜靜地站在小巷道路中間,她不信歐陽川不進來找她。

一片厚雲飄來,遮住了月稀星疏的夜空,那條小巷更昏暗了,昏暗得有點嚇人。

朦朧中,一個高大的身影走進了這個死胡同,這讓林可兒有些驚喜,她輕輕地”哼”了一聲,心想,哪怕你現在來接我出去,我也不會原諒你。

但此時林可兒還是急切地盼望歐陽川趕快進來把她拉走,不管怎麼樣,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

令林可兒奇怪的是,那個高大的身影走得很慢,而且似乎搖搖晃晃,人影越走越近,突然,這個人扶住了牆壁,彎下腰,繼而發出了嘔吐的嚎叫,跟隨著的是一陣令人反胃之極的惡臭,帶著酒氣的惡臭,原來這只是一個喝醉酒的酒鬼,林可兒厭惡地掩著鼻子,她失望極了。

小巷的空氣渾濁了起來,平時有點潔癖的林可兒現在不只是後悔,她簡直後悔死了,她後悔自己的一時衝動,走進了這麼一個地獄般的胡同。

林可兒開始挪動腳步,準備逃離這個地獄,而那個醉漢也停止了嘔吐,扶著小巷的牆壁,一步一步地向林可兒迎面走來,林可兒緊張地注視著這個醉漢,她希望這個醉漢趕快走過去。

可這個時候,那一片厚厚的雲彩又飄走了,一輪彎月發出幽幽的月光,照在林可兒緊張得瑟瑟發抖的俏臉上,她看清楚了一臉橫肉的醉漢,他們相距不過兩米。

同樣,那醉漢也發現眼前的這個林可兒是個美貌非凡女人,他驚奇地注視著林可兒,就在林可兒要跑開的時候,那醉漢擋住了她的去路。

「請讓開,不……不然我……我喊了……」

林可兒的語氣嚴厲而高亢,但顫抖的聲音讓人聽起來就是色茬內厲。

醉漢發出夜梟般的笑聲,他一步一步地迫近,林可兒也一步一步地後退,當她退到牆根已經無路可退的時候,那醉漢才用很流氣的語調問:「妞,幹嘛一個人在地方呀?等哥哥我吶?」

林可兒恐懼地把手提包抱在胸前,心虛地喊道:「你讓開,我真的喊了……

我,我男朋友在巷口的車裡等著我。「

這句話似乎管用,因為那醉漢剛才在小巷口的街對面,確實看見一輛漂亮新款的寶馬760,那是歐陽川的寶馬,這輛車放到什麼地方都引人注目,
這醉漢也打量了幾眼那輛寶馬,所以他印象深刻。

看見了醉漢遲疑,善於察言觀色的林可兒膽子徒然增大,她想繞過滿身酒氣的醉漢,不想腳有點發軟,趔趄一下,雖然穩住了身型,但手提包掉了下地,
可當她彎要腰揀起手提包時,飽滿雪白的酥胸清晰地展現在那醉漢的眼前。

酒為色之媒,酒更能壯膽,林可兒那雙顫顛顛的玉兔讓那個醉漢產生了想摸一下的念頭,慾望衝破了理智,就在林可兒揀起手提包的同時,
她的小手被更強有力的大手抓住,整個身體向醉漢靠過來,剛一想喊,一隻手掌及時地從她身後繞過來,摀住了她的嘴巴,她還想掙扎,
耳邊已經想起了惡狠狠的聲音:「如果你再亂動,我只好扭斷你的脖子,然後把你殺了,棄屍山野,你信不信?」

饒是做律師的林可兒見過大場面,也嚇的得心神劇裂,她的身材比這個魁梧高大的醉漢整整矮了一個頭,她真害怕自己被殺死,求生的本能令林可兒放棄了掙扎,
她「嗚嗚」地猛點頭,身體無力地癱軟在滿身臭汗和酒氣的醉漢胸膛上,細嫩的脖子上散發出來的法國梵希香水味,更令醉漢陶醉,他的手探進了林可兒豐滿的胸脯,
慢慢地滑進深深的乳溝,挑開了乳罩,抓住了飽滿的肉峰。

林可兒恐懼地搖著頭,好像在企求什麼,但那隻大手還是開始揉搓那雙已經完全裸露的玉乳。

小巷口外,嶄新的寶馬760上,有點肥胖又略帶謝頂的歐陽川正在看著手中一部DV播放,他一邊看,一邊捋著隆起的擋部,嘴裡還念道:「那麼風騷,居然在辦公室自慰,
現在還假裝什麼正經,我就不信你不出來?恩,該殺殺她的傲氣,哦……她的奶子真迷人……」

林可兒的乳房確實迷人,豐滿圓潤,但此時她高貴的美乳被一隻陌生的大手蹂躪,被恣意地侵犯。
充滿恐懼的林可兒開始感到絕望,因為,雖然經過激烈掙扎,但身下那條黑色的蕾絲內褲,還是被醉漢從套裙裡脫了下來,塞在了她的嘴裡,醉漢雖然色膽包天,但不笨,他又用惡狠狠的語氣警告林可兒:「如果你把內褲吐出來,我就把你鼻子砸破,把你漂亮的臉蛋割花,你信不信?」



林可兒已經淚眼模糊,她一邊抽噎一邊「嗚嗚」搖搖頭又點點頭,那企憐的模樣,本來可以打動任何鐵石心腸的男人,但她的柔弱卻讓醉漢更放心地脫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了下體,月光下,林可兒驚恐地注視著那根如同鐵棒的男性特征,那東西幾乎是前男友廖輝的一倍粗長,她竭力地做出一次掙扎,但被醉漢抓住的小手上,疼痛感突然加劇,她痛苦地彎下了腰。
「站起來……」
醉漢低聲呵斥,林可兒剛畏懼地站起來,就被醉漢用身體頂到了牆壁,他的手掀開套裙伸了進去,摸進了林可兒的下體,粗魯地把手指塞進了林可兒溫暖的陰道。
「嗚嗚」
林可兒緊夾著雙腿,她在做出最後的反抗,也許她已經絕望,反抗只是一種本能。
醉漢喘著粗氣,一字一頓威脅道:「老子今天喝多了,沒有工夫跟你費勁,如果你能順從點,我保證溫柔,如果你再磨蹭,我先揍你一頓,然後再操你。」
說完他雙手抱著林可兒的腰,一條腿伸進她的雙腿之間。
徹底放棄抵抗的林可兒任由醉漢打開雙腿,冰涼的下體迎來的一根火燙的巨物讓她感到一陣輕顫,她閉上了眼睛。

醉漢卻食言了,他抬起了林可兒的一條腿,用自己的肉棒輕輕地摩擦了兩下林可兒敏感下體,就粗魯地把那粗大的肉棒刺進了林可兒溫暖的巢穴,漲滿伴隨著撕裂的疼痛讓林可兒睜開了眼睛,也張大了嘴巴,那條薄小的內褲從她嘴裡掉了下來,醉漢清楚地聽見林可兒嬌柔的嚶嚀。醉漢擔心林可兒喊叫,他迅速地強吻上了林可兒嘴巴,下體奮力挺進,整根粗大的肉棒全部插進了林可兒的肉穴。

小巷外,歐陽川還在自己的寶馬裡欣賞自己的傑作,為了更瞭解林可兒的隱私,他悄悄地在林可兒的辦公室裡安裝兩套微型攝像頭,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天如願以嘗,終於拍攝到林可兒自慰鏡頭,他錄了下來,畫面上,林可兒完美的身材,淫蕩的姿勢,讓歐陽川情慾亢奮而迷戀其中,卻不知道,他的夢中女神,現在正被一個邋遢的醉漢奸淫,她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小巷裡,林可兒此時已經不在思考反抗和掙扎了,她現在擔心的就是怎麼才能忍住越來越明顯的快感,下體的充實感依舊,但疼痛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代替而來的是全身的麻癢,她的手不自然地摟著醉漢的脖子,雖然這個醉漢身上的氣味依然難聞,但林可兒已經不在乎這些了。
醉漢望著摟抱自己的林可兒,嘴角露出征服者的笑容。因為他已經不需要封住林可兒的嘴了,他猛烈挺動的肉棒已經已經讓眼前這個女人意亂情迷,她嘴裡發出的聲音只能是呻吟。那妙不可言的蜜穴正在吸吮他龜頭,蠕動的淫肉緊緊地包圍整條肉棒,他感覺有很多濕滑的液體在流出,浸濕了整個陰囊。
林可兒不明白身體為什麼會這樣快就繳械投降,她曾經幻想過被強姦,但今天卻真實地發生在自己身上,難道真是自己內心深處的期盼?她開始迎合醉漢如濤的撞擊,一開始只是身體想迎合,慢慢的她覺得自己整個心靈想著要迎合,此時的林可兒期望著醉漢的抽插更加有力,更加粗魯。

「嗯……嗯……嗯……我……我要死了……」
林可兒知道,向這個用威脅手段來佔有自己身體的男人發出歡快的呻吟,那是一種羞辱,但她沒有辦法克制這種快感的衝擊,她身體的反應很強烈,柔韌的腰肢擺動得厲害,她感覺男人的陽具在自己的體內一會抽空,一會全部漲滿,這種感覺是她以前從來沒有體會過的。

「很舒服吧?快把上衣脫了,我要看你的奶子。」

醉漢似乎已經清醒,因為他感覺到懷裡的女人已經很需要。「恩……不……不要。」

林可兒有點慌張,雖然是夜幕,但這裡畢竟是公眾場合,她哀求道:「哦……不要……求求你……」

根本沒有商量的餘地,醉漢放下了林可兒的大腿,伸手脫去她的上衣,扔到了地上。他還不時挺動一下插在蜜穴裡的肉棒,幽幽月光下,
林可兒就像一隻待宰的小綿羊,傲人的身材,加上光潔的肌膚更增加了醉漢的慾望,他對著林可兒的酥乳含舔一番後,向楚楚可憐林可兒命令道:「轉過身去,趴在牆壁……」

林可兒馴服地轉過身,微微傾斜了身子,使自己的臀部看起來更有誘惑力,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做,也許她希望這種姿勢能讓身後的男人盡快地重新進入她的身體。
這時,小巷口傳來了腳步聲,腳步聲雜亂,還傳來笑語,估計經過的人不只一個。
林可兒驚恐地就要揀扔在地上的衣服,但全身突然顫抖讓她無力地趴在了牆壁,她發出了一聲無奈的呢喃。那是因為身後的男人已經再次進入她的身體,
並橫衝直撞,那東西似乎更加粗壯,更加有勁,他扶著林可兒的優美的臀部,展開猛烈的抽插,根根盡沒,肉與肉之間強烈的碰撞,發出清晰的「啪啪」聲。

「噢……噢……停一停……有人來……」
林可兒一邊哀求身後的男人能暫時停下來,別讓人看見,一邊挺動臀部搖擺著身體,希望摩擦不要停止。
巷口走進來兩個人,兩個滿身酒氣的年輕人,一個高個子,一個矮個子,他們越走越近。
矮個子第一個說話:「喂,耗子,那邊好像有人操逼……」
高個子奇怪地喊道:「噫,好像是老狼……老狼,是你嗎?」
正在抽插興頭上的醉漢大聲回答:「是我,真……真爽……」
趴在牆壁的林可兒渾身顫抖了一下,她似乎擔心著什麼?但現在她管不了那麼多了,因為她感到那熟悉的快感前兆已經來臨,她拚命地聳動身體。
那個叫『耗子』的高個子粗俗地罵咧咧道:「操,那麼早就溜了,以為你喝醉了,原來在這裡操逼呀?哪的’雞’呀?」
「哦,不是雞,好正點,兄弟們過來呀……」醉漢的挺動越來越強烈,「啪啪」聲更響。
突然間,他大吼一聲,下體急擺,劇烈地插進林可兒的陰道深處,打了幾個冷戰,射出了渾濁的精液。
身前的林可兒卻還在聳動,她尖聲哀求道:「別過來……噢……不要停啊…」
「哇,好正點,老狼,哪泡來的呢?」

高個子已經脫下了褲子,那根不大不小的陽物已經高舉,聽到林可兒高叫不要停,他淫笑道:「我來了,絕對讓你爽,你不讓我停,我一定不會停……」

說完,那根東西完全插入了林可兒那已經灌滿精液的陰道。
伴隨高個子的挺動,林可兒小腹開始痙攣,強烈的快感麻痺了她的羞恥感,她忘情呻吟,跟著尖叫,最後向身後用力地挺動了兩下,跪倒在了地上。旁邊的矮個子恰和時宜地挺起了雖短而粗的陰莖,遞到林可兒的嘴邊,他粗暴地抓住林可兒滿頭的秀髮,把陰莖頂進了她的小嘴。
「喂,你們在幹什麼?住手,來人啊……」

一聲憤怒的咆哮炸響了寂靜小巷,一個高大的身影瘋狂地向林可兒衝來,三個流氓連褲子都沒有來得及穿上,就向小巷深處溜去。
林可兒抬頭望去,那疾奔而來的高大來人竟然就是歐陽川。在小巷外等了半個多小時的他,終於忍耐不住,走進了小巷,但卻看見了這樣可悲的一幕。
氣急敗壞的歐陽川大聲吼道:「怎麼會這樣?可兒,媽的,我先報警……」
「不……」
林可兒柔弱的小手抓住歐陽川的衣服,用顫抖的聲音哀求道:「不要報警,能送我回家嗎?」
「不行,不能放過這些畜生,我要殺了他們……」
林可兒可憐的摸樣撕碎歐陽川的心,他的嚎叫也撕裂了夜空。

「我……我求你……歐陽……」

歐陽川眼裡浸滿了淚水,良久,他才艱難地點了一下頭。

女孩的房間溫馨浪漫,但歐陽川無暇欣賞,他焦躁地一杯接一杯地喝水,極端苦悶的他在房間度來度去,眼睛不時打量著浴室的門口,
林可兒已經進去一個小時了,她還沒有出來,這時,門鈴響起,歐陽川猶豫了一下,打開了門……

閱讀延伸: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3
THA娛樂城,九州娛樂,天下現金版,九州娛樂城
金合發,金合發娛樂,金合發娛樂城
財神娛樂城-財神娛樂-官方網站
贏家娛樂城,贏家,贏家娛樂
博馬娛樂城,BOMA,博馬娛樂
i88娛樂城,i88娛樂,i88線上娛樂城
HOYA娛樂城,好吔娛樂城,好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