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娛樂城千百問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5


不給錢就不算X,不出金就不算賭,誰說娛樂城現金版信用版,一定就是非法賭博!只進不出=純娛樂=遊戲而已,誰說進了酒吧就只能喝酒,老子偏要喝牛奶!
純娛樂,不出金,誰會玩?你可以玩星城online,你可以玩老子有錢,你可以玩神來也麻將,你可以玩明星三缺一,難道娛樂城就不能玩了?
首存再存三存次次存次次送節日活動生日禮品,娛樂城的回饋/禮物有時比那些遊戲平台/遊藝場還豐富。
娛樂城,現金版,信用版,AV影城服務
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九州娛樂城,天下現金網,天下現金版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5

(第四章)

「陽名」律師會所在一座十層樓的最頂層,由於業績良好,加盟的律師也逐漸增多,所以發展也很快,居然佔據了全層,當林可兒推開會所大門時,她眼前的同事都放下手中的工作。直勾勾地看著她,他們發現今天的林可兒比往日更漂亮,更迷人,往日的林可兒總愛穿深色的衣服,但今天卻穿著一件絳紅色套裝,往日的黑色絲襪,今天卻換成肉色的絲襪。

林可兒高傲地迎接眾人的注視,這種感覺讓她感到很舒服。

「哇,可兒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一臉崇拜的是新來不久的實習律師小張,是一個二十歲的小姑娘。

「嗯,小林,果然是「陽名」律師一支花」

同事蘇田是個老實的小夥子,三十歲,戴副眼鏡,斯斯文文,小夥子挺帥氣的,反應能力很快,是林可兒的好幫手。

「去,去,去,可兒姐可是全律師會所的一支花」小張很愛說好話。

滿臉春風的林可兒終於笑瞇瞇地開腔了:「好啦,說了那麼多好聽的,晚上請你們吃飯,我等會去歐陽主任辦公室商量『國貿刑事案』,恩,你們沒有什麼事,請先忙去吧」

「好的,小林」

「有飯吃……好噢……」

林可兒敲門走進歐陽川的辦公室的時候,他瞪大了雙眼,眼前這個美貌出眾的林可兒雖然只略施粉黛,但卻神采飛揚,典雅的絳紅套裙更為她增添不染凡塵的氣質,就連蹦緊的絲襪都與眾不同,看似沒穿,但隱約中卻摺摺生光暈,婀娜的身姿還沒到,沁人心扉的香味已經撲鼻而來。

更重要的是那雙含春的大眼睛,正盯著驚愕的歐陽川,微微嗔笑:「歐陽,小張跟我實習一個多月,也就快畢業了,按簽約她很快就是正式律師,晚上我想請她吃個飯,慶祝一下,你也來吧?」

歐陽川一改以往對林可兒的嘻笑輕浮,語氣和緩,神色溫柔地問:「可兒,你怎麼不在家休息幾天?我還打算等會去你家看你,你看,我連花都訂好了。」

順著歐陽川目光,林可兒欣喜地發現,歐陽川的桌面放著一束鮮艷奪目的鮮花,鮮花上還沾著晶瑩的水珠。

她突然好感動,忍著已經在眼圈裡打滾的淚水,林可兒對歐陽川微微一笑:

「有幾個案子過幾天開庭,都是我經手的,我不想因為休息而耽擱了,恩,謝謝主任送的花,花很美,但我……我現在不能要……」

歐陽臉色變了變,他失望地問:「為什麼?」

林可兒用嬌羞的眼神望了歐陽川一眼,幽幽地說到:「那麼多人看著,我捧著花走……走出你辦公室,人家會笑我的,晚上大家去吃飯後,你再送我吧。」

歐陽川恍然大悟,他按奈內心的狂喜,連連點頭同意:「哦,原來是這樣,好好……晚上送,晚上送。」

歐陽川心跳加速,他自己知道,林可兒從來沒有這樣看過他,也從來沒有用過這樣溫軟的語氣和他說過話,追求林可兒已經不是半年一年了,她從來不假辭色,今天能讓這個大美女垂青,他激動不已:「晚上的飯不能讓你破費,我這個做領導的請,我來請。」

此時的歐陽川雙眼已經笑瞇成一條小縫了,就差點沒有滴下口水。

「那說定了喲,晚上下班大家等你哦。」林可兒當然高興有人搶著買單了,說完,她嫵媚一笑,轉身走了出去。

人走了,香風猶在,歐陽川喃喃自語:「怎麼說走就走了呢?多呆一會不行嗎?」

回到自己辦公室,林可兒雙手掩面,她甚至覺得自己有點可恥,但她知道一個千古不變的定理:既然把柄在這個人手裡,你就盡量和這個人做朋友。

林可兒心裡更明白,歐陽川不僅僅想和她做普通的朋友,既然這樣,那就成全他吧,反正,反正自己也不是什麼乾淨之身了,她輕歎了一口氣。望著窗外的車來車往,她想起了小龍,這個單純的弟弟不但溫柔,聽話,還很厲害,她感到一陣的溫馨,俏臉上紅暈點點。

林可兒拿起了手機,她要發個短信息給弟弟小龍,告訴他今天晚上不要來她家了,她有一個重要的『應酬’,可這時,手機收到一個短信息,她打開一看,原來是建設銀行的存款通知,有一筆客戶的訴訟費收到了,林可兒想到今天晚上一定需要花錢,雖然歐陽搶著請吃飯,但怎麼也要買點禮物給小張,趁著這個不忙的時候,她決定去銀行領一些錢出來備需。

建設銀行自動提款機人不多,林可兒很快地領完了2000元,當她轉身的時候,全身突然僵硬了,因為不遠處,就是那個恐怖的小巷,那個讓她不寒而慄的小巷,她吸了一口氣,努力平靜內心的紊亂,低著頭,急匆匆地回到了上班的那棟大樓,按下了電梯,她走了進去,但突然,身後還有一個人也快速地跟進了電梯,電梯關上門時,傳來了林可兒的一聲驚呼。

電梯裡,瑟瑟發抖的林可兒又聽到了那夜梟般的笑聲,這個笑聲讓她刻骨銘心,眼前的這個滿臉橫肉的壯漢用猥褻的眼光打量著豐姿綽綽的林可兒,看見這個懼怕自己的大美人在驚恐地發抖,他得意地問:「還記得我嗎?小美人,你比昨天晚上更美。」

「你住口……」林可兒憤怒之極。

「嘖!嘖!俗話說一夜夫妻百日恩吶,你用不用那麼凶對你的親丈夫呢?」

滿臉橫肉的壯漢顯然不屑林可兒的憤怒。

「你……你無恥……」林可兒怒急發抖。

「你在這棟樓上班吧?既然忘記我是誰了,那我就在這裡告訴大家,我天天來這裡等你,等你這個小情人,哈哈……」

滿臉橫肉的壯漢已經知道林可兒的弱點。

這個惡棍昨晚上膽戰心驚了一晚上,但始終沒有看見警車和警察去到強暴現場調查,他就明白,這個美女一定害怕宣揚出去。真巧,他剛回來看看情況,吃個早點,居然又看見了這個被他強暴過的美女領了不少錢,他才冒險跟來,目的當然就想狠狠地敲上一筆。

林可兒像一隻被霜打焉的茄子,她耷拉著腦袋,驚恐地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那滿臉橫肉的壯漢剛想說什麼,電梯已經到達了頂層,電梯門打開,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了電梯。靠著電梯門口,滿臉橫肉的壯漢張了張手說:「我近來手頭緊,借個五萬的來花花,以後絕對不來為難你……」

「什麼?你……你敲詐?我,我沒有……」

林可兒睜圓了眼睛,她平均下來每月辛辛苦苦也只能賺五千,這個人居然獅子大開口,她現在才明白什麼叫窮凶惡極。

「你沒有?看你就像個貴婦人,對了,你朋友不是開寶馬嗎?他一定有錢,如果你不給,好,明天你等著,我讓這裡的每個人都知道你被強姦過……嘿嘿,我還有證據,那條小內褲……」

滿臉橫肉的壯漢一臉奸詐,他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完全被他掌握住了。

「我會報警的……」

「嘿嘿,去報警吧,我如果怕你報警,我就不來了,我一口咬定沒有強姦過你,警察能拿我怎麼樣?而你,說不定以後天天報紙都登你,人家一定說你是爛貨……」

「夠了,別說了,我,我就有那麼多……你放過我吧,我只有那麼多,嗚嗚……」

臉色慘白的林可兒哽咽地打開了手提包,從手提包裡拿出了剛領出來的兩千元遞了過去,她的手都發抖了。

滿臉橫肉的壯漢壯漢一把接過鈔票,獰笑道:「那你明天再準備五千,你一時間拿不出那麼多,就慢慢湊,我是很通人情的,不許哭……」悲戚戚的林可兒停止了哭聲,她期望這個可惡的傢夥趕快滾開,噢,天啊!怎麼碰上這些人啊?

轉身就要離開的壯漢,看著楚楚可憐的林可兒,想到了昨晚她的風騷勁,壯漢吞嚥了一把口水,四周打量了一下,又望著林可兒鼓鼓的胸部,他突然欲焰高升,狠狠地搓了一下檔部問:「這裡上去是樓頂?」

林可兒一時間不明白是什麼回事,她點了點應了一下。

「你跟我上去,我跟說一件事就走……」說完就想拉著林可兒的手。

林可兒一把掙脫,說道:「不用你拉,我自己上去」

其實林可兒也想離開這個地方,畢竟是電梯口,人來人往的,她總希望不讓另外的人知道。

天台空氣清新,萬里無雲,是欣賞城市建築風光的好地方,但此時在天台一個修繕護欄的架子邊,一個滿臉橫肉的壯漢抓住一個漂亮女人的手按在他隆起的褲襠上惡狠狠地說:「讓我操一下……」

「不,不要,這裡會有人來的……」林可兒哀求著。

「別囉嗦,我人粗魯,讓我動手,你的衣服就會被撕爛……」

滿臉橫肉的壯漢已經拉開褲襠上的拉鏈,掏出了一個讓林可兒印象深刻的大傢夥,他抓住林可兒的手貼上這個已經勃起得厲害的巨物,嗡聲道:「來,先用你的嘴含含……」

「不,我從來都沒有做過……」

林可兒把頭擰過一邊,但她還是屈辱地抓起那根曾經深入過自己身體的男性象徵,她真害怕這個傢夥在大庭廣眾之下把她的衣服撕爛,她不能丟這個臉,因為大家都稱她為律師界之花。

滿臉橫肉的壯漢已經不耐煩,他有力的左手抓住了林可兒的秀髮,右手使勁地把她的秀肩往下摁,柔弱的林可兒使盡渾身力氣也沒有能夠阻止身體一步一步往傾斜,終於『撲通’一聲雙膝跪倒在地上,地上是厚厚的灰塵。

灰塵沾滿了修長大腿上的肉色絲襪,但愛美愛乾淨的林可兒根本無法顧及今天才換上的絲襪,因為她的櫻桃小嘴被一粗大猙獰的陰莖粗暴地插入,林可兒極力想甩脫這根骯髒的東西,但壯漢雙手緊緊地抱住她的頭部不容她掙脫。

一股腥騷的臭氣幾乎讓林可兒嘔吐,她的淚水已經被嗆了出來,那令厭惡的聲音在她鼓膜炸響:「你再不識趣,我就把你綁在這裡,然後讓全棟樓的男人來看你的裸體,你覺得怎麼樣?」

驚恐萬狀的林可兒不在掙扎了,她開始屈辱地吞嚥那根幾乎把她小嘴撐破的陽具,淚水劃過已經變形的俏臉,滴到嘴邊,似乎潤滑了陽具與口腔的摩擦。

「啊……」

滿臉橫肉的壯漢發出了一聲低沈而愉悅的歎息,他抱著林可兒頭部的雙手稍微放鬆,但他挺動卻慢慢加快,看著小嘴的吞吐帶出的唾沫,他殘忍的臉上再次充滿了無邊的慾望,他的手自然地滑落到林可兒的胸脯。

也許害怕粗魯的壯漢會把自己的衣服撕爛,林可兒伸手解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絳紅色的乳罩,天台充足的光線更顯得那一抹酥胸是天造地設的人間極品,這人間極品卻讓魔鬼般的壯漢瘋狂,他瘋狂地蹂躪這對乳房中的人間極品,沒有半點溫柔,沒有一絲憐惜,他甚至用手指用力拉起了本來已經起翹的乳頭。

林可兒皺了皺眉頭,一邊吞吐陽具,一邊發出「嗚嗚」的鼻音。

感覺到她很痛苦,但吞吐陽具速度卻加快,顯然林可兒已經適應了小嘴裡容納一個龐然大物。

「用你的舌頭舔一舔,快……」

壯漢的命令讓林可兒不得不服從,她用小手從被撐得滿滿的小嘴裡,拉出了粗大的陽具,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了一條小縫,呆呆地打量了眼前這個堅硬無比的東西,猶豫了一下,才伸出了鮮紅的小舌頭,輕輕劃過紫黑的龜頭。

「哦,對,就這樣,你這個女人學得倒真快,繼續……」

壯漢很滿意林可兒的表現,他的命令還帶了一點溫柔。

一片紅霞悄俏染上了林可兒那腮幫鼓鼓的俏面,她的吸吮越來越自如,吐納動作越來越嫻熟,不知道是受到了壯漢讚揚,還是她本身就喜歡含住這個男性象征,她已經開始不那麼討厭這條骯髒的東西,甚至感覺自己有點願意吸舔男人的下體,就好像自己有另一條陰道,在接受男人抽插,恩,是的,含這個東西很舒服,很有感覺,她口裡分泌的唾沫開始增多,而下體也有液體滲出的感覺。

「行了,你越含越上癮了?我可不想浪費你的小逼,來,讓哥哥操你小逼一下,我等不及了……」

滿臉橫肉的壯漢拔出了陽物,抱起了跪在地上的林可兒,掀開她身下長及漆蓋的筒裙,順手扯下了她的絳紅色蕾絲內褲。

蘇田透過百葉窗,出神地望著窗外晴朗的天空,被百葉窗分割的光線宛如一道道變幻的時光隧道,把他帶回那段讓他懷念的時光。去年,也就是在一個晴朗天空的日子。

「陽名」律師會所的全體律師組織一起去黃山旅遊,半路上,林可兒扭傷了腳,不能再走,是他背著林可兒走了一段路回到賓館,回賓館的路很遠,背得也很累,但他情願那天一直背下去。直到今天,蘇田依然感受到林可兒胸前的乳房緊壓在他的後背,依然清晰地聞到林可兒身上醉人的清香。

想念一個人多辛苦啊,但林可兒卻不知道,這更令他淒然,他煩躁地推開堆積在辦公桌上的文件夾,不想撞翻了茶杯,茶水打潑一個用牛皮紙裝的文件。

蘇田慌忙從椅子站起來,焦急地嘀咕道:壞了,這些『國貿刑事案』資料,等會林可兒要用,哎,自己怎麼這樣不小心,擦了?不好,等會怕連字都擦模糊了。對了,還是拿到天台上去晾乾吧!

很多人都喜歡拿濕的東西上天台去曬曬乾,蘇田就是這樣的人……


閱讀延伸: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4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6
THA娛樂城,九州娛樂,天下現金版,九州娛樂城
金合發,金合發娛樂,金合發娛樂城
財神娛樂城-財神娛樂-官方網站
贏家娛樂城,贏家,贏家娛樂
博馬娛樂城,BOMA,博馬娛樂
i88娛樂城,i88娛樂,i88線上娛樂城
HOYA娛樂城,好吔娛樂城,好野娛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