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娛樂城千百問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8


不給錢就不算X,不出金就不算賭,誰說娛樂城現金版信用版,一定就是非法賭博!只進不出=純娛樂=遊戲而已,誰說進了酒吧就只能喝酒,老子偏要喝牛奶!
純娛樂,不出金,誰會玩?你可以玩星城online,你可以玩老子有錢,你可以玩神來也麻將,你可以玩明星三缺一,難道娛樂城就不能玩了?
首存再存三存次次存次次送節日活動生日禮品,娛樂城的回饋/禮物有時比那些遊戲平台/遊藝場還豐富。
通博,通博娛樂城
眾發,眾發娛樂城
九州娛樂城,天下現金網,天下現金版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8


(第七章)酒後

晚宴很熱鬧,小張很開心,因為從明天起她將正式成為律師,開始她的律師生涯,律師是一份高尚,體面的的職業,收入高,權力也高,是一份人人都想得到的好工作,她慶幸能遇到像林可兒這樣的好姐姐,好老師,所以小張特意地敬多了林可兒幾杯酒,以表達自己對老師的感激之情。

林可兒醉了,不是因為開心,而是心煩,一般心煩的人喝酒,喝得不多,但醉得特別快。

小張,蘇田和大多的同事都以為林可兒是開心醉了,因為她有小張這樣可愛認真的學生。

歐陽川卻認為林可兒是因為昨天晚上遭受的強姦而醉,畢竟她是個女人,被幾個流氓強姦,那是對她的玷汙。

但他們似乎都錯了,和董軍分別時,董軍說:「廖隊我惹不起,我會忘記你的。」

一句話,讓林可兒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她不知道為什麼會對一個強姦過自己的醜陋男人產生了這樣的留戀,他的粗獷,他的氣息,他的身體,他的激情,甚至他的下流,都能讓林可兒身體和心靈中帶電的化學分子,產生強大的電流,瞬間流遍全身。

可是,林可兒並沒有過多的表示,她只冷冷地「嗯」了一聲表示同意外,就沒有更多的挽留。是啊,怎麼能對這樣一個粗鄙的流氓挽留呢?不應該,也不可以,她當時甚至想:最好以後,董軍都不再來騷擾她。

但現在林可兒卻想哭,心煩的人酒醉後都想哭,女人也不例外。

「哎,那就麻煩歐陽主任了,讓你連著送兩個同事回家,真不好意思,誰讓你有車吶,趕明兒我有車了,一定替主任你分擔,分擔……呃……」

打著不知道是飽嗝還是酒嗝的蘇田嫉妒地對歐陽川說。

滿臉紅光的歐陽川卻露出了做「苦差事」的苦臉,他歎了一口氣,說:「是啊,小張和可兒一個住東邊,一個住西邊,夠忙活的了,哎,都是同事,一點小事,應該的,應該的……那就這樣了,大家早點回家休息,明天上班別遲到啊……再見……」

鑽進他那輛嶄新的寶馬760後,歐陽川向一眾人揮了揮手,發動了引擎,帶著兩個醉酒熏熏的女人消失在夜色中,看來,除了林可兒喝醉外,一晚上亢奮的小張也喝了不少。

「酒真是個好東西呀」

一邊開車的歐陽川,一邊喃喃自語,他的肥臉上泛起了一絲狡猾的神色。從西裝的上衣口袋裡,歐陽川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喂,方姨,你幫我往浴缸裡放滿溫水,就去休息了,呃……等會我就回去,你聽到什麼都不要出來好嗎?」

「哎,歐陽先生,我曉得了……」

方姨的回答簡單明瞭,不該她問的事,她一句廢話都不多問,所以歐陽川對她很滿意。

方姨雖然是歐陽川的傭人,但很能幹,歐陽川吩咐她做的事情,她都做得很好,其實方姨不老,她才只有四十三歲,不但不老,還非常有魅力,雖然徐娘,但身體的玲瓏曲線一點不輸於小姑娘。而且,她還是印尼華僑,以前在印尼可是富豪的妻子,不想,印尼排華,家族遭遇橫禍,全家慘死,家業也被沒收,當時在印尼出差的歐陽川偶然機會認識了她,見她可憐,收留了她,然後通過各種關系,接她回到了祖國大陸。

俗話說,螻蟻尚且貪生,雖然方姨已經舉目無親,但自己能倖免於難,也非常感激歐陽川,無以為報恩,只好屈身為歐陽川做保姆,當然,歐陽川可從來沒有把她當傭人,保姆看,所以,方姨除了平時照顧歐陽川的起居飲食外,倒也養尊處優,手嫩膚白的,別人一看還以為方姨是歐陽川的姐姐。

寶馬在飛馳,自從歐陽川掛斷了電話後,他的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好像什麼目的越來越接近,見道路車少人稀,他抽空轉過身,看一看副座上林可兒那雙緊繃著絲襪的大腿,絲襪是黑色的,那是歐陽川最喜歡的內衣顏色,他收藏女人內衣的抽屜裡,唯一缺少的就是黑色的內衣。

幸福來得太突然,意外也很容易伴隨,只顧著冥想的歐陽川絲毫沒有注意,道路的前方有一個小凹坑,等他發現,已經來不及,車輪碾過,再穩的寶馬也起了顛簸,熟睡的林可兒絲毫沒有注意,身體隨著慣性猛烈搖晃,頓時醒來,看見窗外樹物倒飛,一時間目眩噁心,酒精上頭,急呼:「停車,快停車,我要吐……」

歐陽川聽罷,大驚,他可不想女人吐出的汙穢流滿這輛高檔的寶馬車,逐一剎車,車剛停穩,林可兒就推開車門,蹲在一街道的角落,大聲嘔吐起來,那情形,哪裡還有半點高貴的女人形象?

歐陽川連忙下車,站在林可兒身邊,輕錘玉背,紙巾侍侯,盡獻慇勤之舉,果然有成熟男人的風範。

一頓傾洩完畢,林可兒才搖晃地站直了身子,歐陽川趕緊上前攙扶,只是抱住林可兒玉背的手繞得太前,幾乎扶住了她胸前的高聳的地方。

「這……這是哪呀?」吐完後逐漸有些清醒的林可兒問。

「哦,我先送小張回家,然後再送你回家,這是往小張家走的方向,就快到了,你先上車……」歐陽川一臉笑瞇瞇的,親切極了。

「嗯,也……也好……快點吧……我……我頭好痛……」

雖然有些清醒,但林可兒的舌頭依然很大。

「好,好,我們走……」

歐陽川穿過林可兒腋下的手緊了緊,攙扶著林可兒走向寶馬的後座,他的手似乎已經真實地接觸到了林可兒身體上一個重要部位。

「嗯,歐……歐陽主任,這不是東華路嗎?」

扶著車門的林可兒搖頭晃腦地打量眼前的街道,這街道她太熟悉不過了,縱然是醉眼朦朧,但她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這條路,因為她曾經和一個心愛的男人在這條路上漫步了無數次,這裡的一草一木,一樓一道,她都清清楚楚,這裡,離廖輝的宿舍只有幾十米遠。

歐陽川一時間沒有明白林可兒的意思,他只有點頭:「哦,是,這裡就是東華路,上車吧……」

「不,歐陽主任,你先送小張回去吧,我要去看,看一個很重要的人……」

往事歷歷在目,熟悉的人似乎在不遠的地方等著她,林可兒突然很清醒,她有很多委屈要找人傾訴,她有很多話要找人細說,那個人當然是她最值得信賴的人,那個人就在不遠。

林可兒踉蹌地衝過街道,向不遠處奔跑而去,她身後是歐陽川的大呼小叫。

『噠。噠。噠……’

頻密的高跟鞋在敲擊著地面,一條曼妙的身影穿梭行人之間,行人側目,但林可兒毫不在乎,她興奮得臉上泛紅,她嘴裡喃喃自語:「到了,到了,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

衝進了公安局集體宿舍大樓,她身後一個看大門的老頭喊:「喂,姑娘,你找誰?」

留給老頭的是一串銀鈴般的笑聲:「我找廖輝……」

可惜,林可兒沒有聽到老頭的嘟噥:「怎麼又是找廖輝這小子的?這小子那麼多女孩找,這不好,影響公安形象嘛……改天要教育教育他……」站在大樓的906房間門口,林可兒心裡砰砰直跳,不是因為跑了那麼遠才急促地跳,而是要見到自己一直深愛著的男人才激動地跳,雖然和廖輝分手了,但彼此住處的鑰匙都沒有歸還,她拿出了一把一直放在手袋裡的鑰匙,那是眼前這間906房間的鑰匙。

林可兒輕輕地把鑰匙插進鎖眼,擰開了門,嘻嘻,她心裡在笑,門不但沒有反鎖,房子裡還傳來音樂聲,嗯,他肯定在家,這麼多年了,廖輝一回到家就愛放音樂,這個習慣一直沒有改變,據說,這是他放鬆自己的好方法。

可是,嗯?奇怪好像不只音樂聲呀!林可兒輕輕地向睡房走去,她的臉色越來越凝重,越來越難看,睡房的門只是虛掩著,從睡房裡面傳出來的不只是音樂聲,還有令人熱血沸騰的喘息聲,呻吟聲,間中還有吃吃的蕩笑聲。

一個可以膩出油的女聲傳了出來:「我的廖隊長,你好厲害哦……」

一個男人的聲音,一個林可兒很熟悉的聲音接著話:「是嗎?你現在才知道我厲害?」

「不是呀,我一看見你就知道你厲害,你鼻子……嘻嘻……很大……你那裡就一定大……啊……啊……嗯……真的好粗耶……」

「小蕩婦,當時抓你的時候,燈光那麼暗,你能看清我鼻子?我不信……」

「嘻嘻……那次我經過你身邊時碰了你下面……嘻嘻……好硬哦……」

「你還說,叫你穿衣服,你就是故意磨磨蹭蹭的,奶子在我面前晃來晃去,我不知道你這個小壞蛋想勾引我呀?」

「哼,既然知道你當時為什麼急著趕回家?好沒良心。」

「別生氣嘛,當時我那女朋友催我回去,你看,我不是半路的時候偷偷地放了你嗎?那麼多嫖客和小姐就你可以跑了,你還不滿意呀?」

「哼,當然不滿意啦,兩年了我們都是偷偷摸摸的,我要你補償……」

「小乖乖……怎麼補償呀?今天晚上干你五次好不好?」

「嗯,那才差不多,哎喲,你壞死了,偷偷頂人家,都頂到人家盡……盡頭了……哦……輕點……嗯嗯……」

啪……啪……啪……

交織著呻吟的啪啪聲響徹整個屋子,那聲音足以讓任何人臉紅,但林可兒沒有臉紅,她的臉色鐵青,她剛才就已經聽到了,這個讓她深愛的男人其實兩年前就跟這個女人,不,應該是個婊子開始偷情,他兩年前就已經背叛了自己,哦,天啊!林可兒慌落而逃,走路的聲音也不小,但睡房裡面的兩條肉蟲居然什麼都沒有聽見,當然了,都在忘我地挺動,又怎麼會聽見呢?

只是,林可兒走得急,那把插在門口的鑰匙她都沒有拔,也許林可兒根本就不想要這把鑰匙了。

睡房裡,那激烈的啪啪聲逐漸平息。

一個妙不可言的女人被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狠狠地壓住,可是,那個女人一點不痛苦,反而是很舒服,很滿足的樣子。

男人問:「很爽吧?」

女人吃吃地回答:「恩」

男人接著說:「那你以後要經常回來,香港離這裡也不是很遠嘛……」

女人嬌笑:「怎麼?想我啦?親愛的,等這批貨出手了,我就不走了,我天天熬湯給你喝好不好?」

男人好像不滿:「就喝湯?」

女人吃吃地笑道:「那……你還想怎麼樣?」

男人溫柔地回答:「我要天天干你,干到你求饒。」

女人也溫柔地說:「我想你天天幹我,操我……」

「嗯,哈哈,哦,嗯,救命……癢……癢死了!」

房間是一陣翻滾,戲逗的聲音,隨著慢慢地平息。

男人突然冷竣地對女人說:「告訴莊先生,那批貨月底運到香港,這是最後一批了,也是最後一次,掉腦袋的事情別做太多了。」

「月底?那麼快?親愛的,我愛死你了,你真棒,我還以為要到下個月呢,哦,親愛的,親一個……」

「好啦,好啦,你先回賓館去吧,那老頭等著你吶,我也累了……」

「知道了,我就走。」

女人穿好了衣服時,男人已經發出了酣聲,女人憐愛地親了一下男人英俊的臉龐,悄悄地走到了門口,打開了門,等她要關上門時,她發現門上插著一把鑰匙,女人有些奇怪,但轉念一想,她又露出了迷人的笑容:是了,一定是剛才一起進來時,這個男人太急色了,以至於鑰匙都忘記拔了。

女人小心地又推開了門,悄悄地把鑰匙放在茶幾上,這才帶著滿足的微笑離開,她腳步輕盈,絲毫沒有讓人覺察到她剛經歷了兩次高潮。

寶馬車在黑暗中像幽靈一樣,在幾處公路拐彎後,駛進了一片別墅山莊,這裡的別墅氣派高檔,當然是有錢人住的地方,在一處奧地利建築風格的別墅前,寶馬車停了下來,車上,一個腦袋有點微突的男人走下了車,他就是歐陽川。

本來歐陽川很失望的,因為他心愛的林可兒跑了,他滿懷希望得到的美女大醉後居然跑了,這不能不讓歐陽川鬱悶,失望的。但是,現在的歐陽川看上去卻很興奮,那時一種飢餓的野獸看見獵物般的興奮。

剛才把小張送到家的時候,歐陽川發現小張已經醉得一塌糊塗,他搖了小張好幾次,得到的回答只是嬌憨的夢囈,藉著車內微弱的燈光,歐陽川卻發現了一個秘密。

這個秘密就是原來小張的胸脯比看到的要大得多,因為她的乳罩太小了,把兩個已經發育完全成熟的大白兔緊緊地禁錮起來,搖晃小張時,歐陽川無意中摸了一把,對於經驗老到的風月專家,歐陽川只輕輕一摸,就知道小張至少是C罩杯,他貪婪地揉捏了好久,甚至把手伸進了小張的乳罩裡,用整隻手,用大嘴去覆蓋那兩隻豐滿挺拔的少女山峰,那種青春的氣息同樣可以讓男人癡迷,讓男人瘋狂。

所以,歐陽川改變了主意,他決定把這隻小羔羊帶回家,他要慢慢地享受這只迷途的小羔羊。

方姨並沒有睡,她感到很奇怪,因為歐陽川從來都沒有打過這樣的一個電話給她,要她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管。人都是好奇的,方姨也不例外,她想知道究竟歐陽川帶什麼人回來。

聽到了汽車發動機的響聲,方姨意識到歐陽川回來了,透過窗口,她能清楚地看見歐陽川正抱著一個女人走進來,雖然別墅外的光線不是很清晰,但那條穿著裙子的大腿露了出來,沒有男人穿裙子的,只有女人才穿,方姨年輕的時候就愛穿裙子,她的大腿也曾經迷死很多很多男人。

但方姨發現,就算自己的大腿依然筆直,依然半點贅肉都沒有,依然性感修長,但歐陽川,這個救命恩人卻不曾多看她兩眼,雖然歐陽川對她很客氣,就像對一個朋友一樣。但方姨需要的不是這樣的客氣,她需要的是疼愛,她需要的是關懷,她甚至需要的是一個擁抱,一個男人緊緊的擁抱。

可是歐陽川一點擁抱她的意思都沒有,這讓她很沮喪,今天,歐陽川更帶了一個女人回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方姨感到的不僅僅是沮喪了,她現在感到憤怒,悲傷和妒忌。

為什麼?方姨幾乎想吶喊:以前多少男人圍著我轉,可現在這個歐陽川竟然連看都不看我?還帶一個女人回來,我告訴你歐陽川,我,並不比任何女人差。

閱讀延伸: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7

娛樂城.net-情色小說:淫蕩女律師9
LEO娛樂城-九州娛樂-九州娛樂城-九州現金網
THA娛樂城,九州娛樂,天下現金版,九州娛樂城
金合發,金合發娛樂,金合發娛樂城
財神娛樂城-財神娛樂-官方網站
贏家娛樂城,贏家,贏家娛樂
博馬娛樂城,BOMA,博馬娛樂
i88娛樂城,i88娛樂,i88線上娛樂城
HOYA娛樂城,好吔娛樂城,好野娛樂城